贼警

第五百五十三章 同监

类别:都市言情 作者:虾写 本章:第五百五十三章 同监

周断知道苏诚是这个态度,道:“现在有两个办法,第一个办法就是你详细说明你面试的时间,地点,人物,见到了什么人。我们会通过国刑派遣刑警到国外进行全面调查。我相信这办法作用不大,警方常规做法肯定不容易追查到数年前的真相。还有一个办法,我们都知道苏诚你的能力,你来告诉我们你的推断,猜测,我们来证实和追查。我就不相信,你苏诚老实交代,会挖不出几个人出来?”

苏诚后靠,看天花板好一会:“能说的我都说了。现在我要问几个问题,可以吗?”

“可以。”

苏诚道:“你们搜查我的行李,我的住所,有什么发现吗?”

周断道:“你已经做好了被捕的打算,对吗?”

苏诚不回答,道:“我昨晚和女朋友享受了一餐晚餐。回家,洗澡,刮胡子,整理房间,收拾好行李。你看,我这么聪明的一个人,竟然不会趁夜逃走,而选择等你们警察来找我。看在这点份上,我在看守所和拘留室的待遇能不能提高一些?”

周断愣了愣,这话说的莫名其妙,看丁东,丁东也不太明白。当然不会虐待你,而且作为警方顾问,苏诚协助警方抓捕了很多人。诸如马局,苏诚这样的人,在看守所和监狱都会被特殊对待,一个原因也是担心犯人们对他们进行报复。

周断回答:“你做了不少事,这点我们有目共睹。警方不仅会提高你的伙食等待遇,如果你有其他的需求也可以告诉我们。”

苏诚道:“我今天想喝点酒,可以吗?”

“喝酒?苏诚你从不喝酒。”

苏诚道:“因为该做的事都做了,我现在稍微休息一下,犒劳下自己。我知道这要求有些过份,如果不方便就算了。”

周断慢慢的点头:“行,对你我们提供特殊待遇。”

周断做个眼色,两名特警走到苏诚身后,一名特警低声道:“请。”

苏诚站起来,和周断与丁东点下头,走出门外,朝拘留室走去。

二楼拘留室一共五间,两名特警站岗,只关押了两个人,一位马局,一位苏诚。两人在对面,中间是过道,两名特警笔直站立左右两边。摄像头360度无死角专人看管。

马局戴了眼镜坐在凳子上聚精会神看书,听见动静,抬头看见苏诚被送到一号拘留室,马局非常惊愕的摘掉眼镜,走到铁栅栏边。苏诚进入拘留室,转身,看见马局,和马局举手示意。

“苦肉计?”马局疑问。

特警喝道:“不许交谈。”

苏诚耸下肩膀,走到床铺位置躺下,Z部门的拘留室环境不错,被褥等都是新换,空间大,空气清新,干净整洁。每个拘留室内还有单独的淋浴室和洗手间。毕竟能混到Z部门拘留室的人,都不是普通人。

苏诚在休息时,局长招呼了相关人员开会,包括了七组所有人。

……

会议上,周断首先汇报:“我认为苏诚说的应该都是真的,他是被坑了……”

局长举手,让周断坐下:“首先针对这个案件,我们必须成立一个专案组,重启刘默被杀案的调查。这案件很严肃,七组不合适,周断,由你挑选一名副队长连同内务局人员负责侦办此案。”

内务局局长道:“我们只有一个陆任一能派的出去了。”

陆任一忙道:“我觉得我不会是苏诚对手。”

方凌嘟囔一句:“在座的谁是苏诚的对手?”

一时间气氛尴尬,没错,这一年来苏诚表现抢眼,在座的人都自认为斗不过苏诚。局长只能当没听见:“七组不得介入此案,许璇那边放个假,但是不能离开A市,我们需要说服她成为警方证人。她的证词可以证明苏诚和老板之间的关系与目的。”

白雪举手,局长示意,白雪站起来道:“我们必须承认顾问比我们要强一点,如果顾问是被人弄进去,那我们似乎……”

左罗道:“坐下。”

白雪摇头,道:“我认为本案不能用正常办案手段来侦破。”

局长问:“你有什么建议?”

白雪道:“我们看了初审视频,本案存在多个疑点,最大疑点是,我们可以看出顾问已经准备好被捕。许队和当队说明,昨天晚宴时候,顾问问许队,如果他杀了一名警察呢?这些充分说明了顾问对自己将被捕,何时被捕,因为什么罪名被捕,心中非常清楚。盘算时间,顾问有充裕的时间逃离A市。”

左罗道:“他跑不远。”

宋凯回答:“不是的左罗,上次你和马局私下会面前,顾问说服了张副,拿到了你的监视权。他要走是很容易的事。”

左罗反问:“他能监听我?”看张副。

张副点头:“是的,不过在第二天取消了权限。或许当天苏诚还没想自己会出事。”

局长道:“听白雪说完。没关系白雪,想什么都可以说。”

白雪道:“我认为顾问肯定隐瞒了重要信息。”

“然后呢?我们怎么问出这些信息?”

“嗯……”白雪想了很久:“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我们把力气花费在重启案件全面调查上不会有太大收获,只是过程序而已。”

左罗道:“我同意白雪想的,苏诚应该很清楚自己目前处境,和形成这种处境的原因。我手上掌握了一些东西,我希望能让我们七组接触此案。”

局长道:“不行,你们可以把线索交出来。”

左罗道:“不,无论是刘默还是苏诚,都是曾经在七组工作过的人。我要调查授权。”

局长不满道:“左罗,你懂不懂什么叫避嫌?”

“避嫌?”左罗道:“那马局被捕,所有和马局熟悉的人是不是都要避嫌?局长你是不是也要避嫌?所有的事从七组开始,那就由七组来结束。我相信我的下属都是忠诚于法律的人。”

张副道:“严格来说,七组是不用避嫌,没有私人男女感情,只是同事。而且七组对苏诚更为了解,由七组来主办案件不太合适,但是允许七组介入独立调查,我认为没有坏处。”

内务局局长道:“这事情吧,就我个人看,就冲你们七组的四路突袭,我认为就应该同意。我建议成立一个专案组,就由陆任一协同你们调查。七组这边调查每天向我汇报一次,由我来监督。”

局长道:“请内务局不要插手一线工作。”

陆任一道:“我在七组呆过,不如我协同七组。”

内务局局长看见左罗大拇指一个摇摆手势,道:“我内务局当然不能干涉一线侦破工作,但是我们也要设身处地想一想,这一年来,七组独立办案模式的贡献有多大。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,七组还是单独的调查,专案组为主要调查力量,全程要由我们内务局来监督。”

张副看局长道:“苏诚这案件看起来很简单,但是我觉得在这关键时刻出问题,值得玩味。马局被捕,全面调查工作要展开,吊死鬼的残余势力将被再次重创。而这时候我们损失了苏诚。就算苏诚是坏人,杀死了刘默,但是在破获吊死鬼团伙上功不可没。苏诚也不是没有可能被吊死鬼坑了,毕竟这半个月苏诚的锋芒太露。考虑到吊死鬼可能在司法系统内还存在内应,所以七组独立办案还是有必要的。另外一点,不要因为苏诚的案件就忽视了吊死鬼,马局在我们手上,我们要抓紧机会对吊死鬼团伙穷追猛打。通过媒体舆论来颠覆吊死鬼成员们内心的宗旨,让他们主动配合警方。”

局长道:“行,但是七组独立办案还是要受到监督和监视。既然是独立办案,内务局的刑侦能力确实一般。周断,你看……”

“光头吧。”周断道:“光头在技术上会有很大帮助。”

局长道:“可以,那就这样定了。左罗……你应该知道刚才你的言行很不妥当,但是你们七组现在是功臣,我们放你们七组一马,再给你们一次独立办案的机会。不要让我失望。也别告诉我,七组没了苏诚就是垃圾。”

左罗站起来:“不会……回去开会。”

“会议还没结束。”局长道。

左罗没理局长离场,七组几个人忙跟上,白雪向大家弯腰点头致歉最后离开。

张副道:“这批七组有几个人才,我听说林远县正在和白雪密谈,要挖她去林远县。”如果白雪主动递交调岗申请,同时林远县出公文愿意接纳,这边很难拦得住。

周断道:“据说宋凯也被猎头注意到,并且不是国内企业,是国际大集团。”

局长道:“铁打的营盘,流水的兵。专案组就由周断你担任,人员你自己点。许璇那边怎么样?”

当西回答:“许璇挺震惊,但是又很镇静,也很配合我们。”

局长道:“刘默案一开始说是被鬼团所杀,现在又变成苏诚设计,苏诚又说自己是面试时候出的计划。这个案件不比吊死鬼简单。周断,可以多问问马局,我觉得他们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信息。”

周断点头:“明白。”

局长道:“另外,马局说吊死鬼内部的黑手部分,有没有进行深入了解和调查?”

周断回答:“没有,马局被捕后再也没提这方面事情。但是欧阳长风在看守所那边频频见律师。根据看守所的民警汇报,欧阳长风现在脾气非常暴躁。”

局长点头:“行,大家去忙吧。”

……

七组行事让局领导大为意外,第一个举动,左罗竟然将苏诚送到三号拘留室,和马局关押在一起。按照原则来说,也不是不行。但不管怎么说,这个举动很大胆。

马局和苏诚内心都骂娘,这招狠毒,这两个人内心有很多话要说,要问对方。但是明摆这里有监视,有窃听。原本分开拘留室就算了,毕竟特警不会让他们交谈,现在知道你们想睡觉,送来枕头,这睡还是不睡?

警方招待确实不错,中午的饭菜竟然是白斩鸡,炒青菜,海带排骨汤,麻辣炒粉,红烧大肠,还有一瓶白酒。不仅如此,还送来一张小茶几,配送两把和茶几相配的板凳。

苏诚看送饭菜的白雪道:“这违规了吧?”

白雪对苏诚笑了半秒,不回答,从口袋拿出两包烟,一个打火机放在桌子上。再笑了半秒,收笑容,离开拘留室。

马局大方坐下来,给两个杯子倒酒:“既然他们想我们聊聊,我们聊聊吧。”

苏诚无所不可的摊下手,坐到板凳上,看马局夹放到自己碗中的鸡腿,道:“谢谢。”

马局道:“你在国外生活时候,吃的还习惯吗?”

苏诚回答:“我对食物不挑剔。”

马局用筷子打开一块鸡肉:“不错,火候刚好,我最喜欢吃鸡皮包裹的脂肪,我老婆一直说胆固醇太高,每次煮鸡肉,都会将鸡皮扒掉。我就在想,我喜欢吃鸡皮,我知道不健康,但是不吃鸡皮,我会不开心。到底是应该让我开心的不健康吃,还是应该不开心的健康吃呢?”

苏诚回答:“当然是后者,因为你很快会忘记不开心的事,健康会长久带给你快乐。”

“可是量变会产生质变,导致的后果是,我和我老婆说,我不喜欢吃鸡肉。我不在家吃鸡肉,我去外面吃。外面的食物毕竟不如家里的食物干净。诸如我吸烟,我孩子和我老婆都一直碎碎念,但我很清楚,我不抽烟我会不高兴。与其不高兴的提高生命的数量,还不如高兴的提高生命的质量。”

苏诚道:“那你高兴吗?”

马局想了一会:“高兴,这是一种成就感。我不否认我有个人满足的情绪,并非大公无私。苏诚你在欧洲生活不少时间,应该知道欧洲有不少欧黑,为什么警方会容许他们的存在呢?”

“马局你应该问,为什么他们在现代还有生存的空间。”苏诚道:“就以日店来说,一名女客人被一名男客人摸了臀部,会导致什么后果,女客人生气,再也不来。女客人联系自己的朋友,攻击男客人。还有一个选择,报警,让大家都不开心。这三个选择都不好。这时候就需要一个灰色的身份,比如日店的保安,女客人向日店投诉,保安找到男客人,用他们的方法来解决这件事。这个方式反而是最好解决此类纷争的手段。同时也更好的维护了日店的秩序。欧黑是一个道理,他们在维持这一个层面的秩序。”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贼警》,方便以后阅读贼警第五百五十三章 同监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贼警第五百五十三章 同监并对贼警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